面試滿意度調查
展訊面試
發表日期:2021-07-29 16:24:31
職稱:
工程師
面試日期:
2021-07
上班地點:
北部
每月薪資:
50000
是否滿意面試流程:
接待人員態度:
接待人員應答滿意度:
您與此工作所需技能的契合度:
面試官態度:
面試官事前準備:
面試官專業度:
面試官應答滿意度:
公司環境滿意度:
公司徵才積極度:
綜合滿意度:
給公司的建議/心得:
成大 CSI 犯罪現場
這是件真人真事,發生在四月、五月、到六月最近 一個同在實驗室共同奮鬥、打球、唱歌的同學,突然變成出賣朋友的怪物全記錄 這事件前陣子在台大 PTT 的 Hate 版上喧鬧一時 現在上去看,應該是搜不到幾篇文章了 (偷偷告訴各位鄉民,精華區中的『事件』,還有收錄幾篇文章)
今天我要說的是一則很長的故事,文章很長 由於是轉貼的,所以文中有些用字譴詞可能不是很文雅 看完了以後,其實覺得還滿可怕的...
希望我 7月份要下線畫 layout 的時候,不要被人這樣惡搞啊~
以下,故事開始...............................................
(場景一 國立成功大學電機系 MSIC Lab 時間 3月24號下午約莫兩點半) 淵仔一如往常的進行吃飽飯睡午覺的動作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當他醒過來 走進小實驗室 想繼續進行趕4月10號 CIC 0.18um tape out 的 layout 時 " layout 檔開不了!" 他也開始緊張了起
因為這意味著 他之前畫的部份 心血都白費了 ==> 就是要重畫
花了一個下午 問了孟*、*輝 (人名皆打馬賽克) 或者是任何能夠幫助的
但得到的答案還是無解 .. 壞了就是壞了 沒辦法救回來 也沒有備份
究竟是工作站的問題 還是cic檔案的問題 沒有人可以給出正確的答案 ..
( CIC-- 國家晶片中心,將畫好的IC設計圖,上傳至CIC交由台積電代工製作晶片 )
淵仔只好悶著頭 重畫 畢竟眼前的 4月10號 才是關鍵! 要是趕不上 就表示 很有可能無法順利畢業 (這是老師說的)
20, Jun 2006 03:00

剛剛發生的事 就當作是靈異事件 自認倒楣算了 !
只是沒想到 厄運就這樣接二連三的發生 ..
layout 檔案一直出現毀損無法開啟 錯位 等致命性的錯誤 ( fatal error occurred ! ) 畫了又畫 畫了又畫 畫了又畫 卻只是徒勞無功 !
想盡各種辦法解決 透過各種管道
工作站認為是 CIC 的問題 CIC 認為是工作站的問題 又或者是網路的問題! 但淵仔仍然不放棄的撐到了三月底 ! 眼看離下線只剩十天 !!
這段日子來 他吃也吃不飽 睡也睡不好 辛苦念了兩年 為的就是畢業!! 來到成功的大門口 卻發現門是緊閉著 任憑怎麼努力使勁的推也推不開 !!!
他急了 ! 大家也都急了 !!
於是大胖、范范、小耿 決定挺身而出幫淵仔畫 大家一起動工 只求趕得及4月10號!
(場景二 MSIC Lab 小實驗室 時間 4月10號凌晨一點半)
淵仔、大胖、范范跟小耿 仍然不願放棄的持續進行 layout 工作 我跟小茗也在旁邊陪伴 就算今天熬夜到天亮
或是熬夜到截止時間下午五點 也都是要拼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眼看快要成功了 檔案就還是又壞掉 ! 就這樣天亮了 .. 別間實驗室學長也是要下線 來我們實驗室 發現大家都還在 說了句話 "你們真是有情有義的一群" 是的 我們也這樣深刻認為的 ! 只是所有故事都會有美好的結局嗎 ?! 這在淵仔的身上是暫時沒有辦法得到驗證的 ! 失敗了 ! 趕不及下線 似乎也宣判著沒辦法順利兩年畢業的命運 !

但是淵仔也無悔了 ! 這段日子以來 各式各樣的方法 都試過了
求神問卜 在廟裡面大哭 !
寫信諮詢專家們的意見 但每個人都是以"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作為結論 看在我的眼裡 都覺得這是種殘酷 !! 老天爺似乎沒有很公平的讓好人得到應有的好報 ..
(場景三 MSIC 小實驗室 時間 4月26號 下午五點)
同樣的CIC 0.35um 下線日期定在5月1號 人物 ==> 小茗 同樣的情形 layout 檔損毀 即使多了備份 往往到了接線地方 就壞掉 但有了淵仔的前車之鑑 總還是稍微有應變的辦法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 小茗也可以趕得及下線
不過 真的有那麼順利嗎 ? 那只是天真愚蠢的藍星人們的想法吧 ..
(場景四 劉**教授實驗室 時間 5月1號凌晨一點)
因為不確定是否為工作站的問題 只好借用跟我們關係很好的劉教授實驗室的工作站 小茗就待在那裡畫 但其他人在那裡也不知道要幹嘛
除了礙眼礙事之外 似乎看不見任何好處
於是我們決定回到實驗室做自己的研究 也當作是遠端陪伴小茗 !
上次可以熬夜 這次也可以 ..
大胖很貼心的把電腦搬過去 一邊寫論文一邊陪伴小茗畫 layout 我們則是三不五時過去串串門子 任憑時間過去 我們相信成功就離我們不遠了!!

可是完成度接近95%時 小茗找了劉教授實驗室學長說說話 畢竟他很辛苦的陪我們熬夜 一回來 檔案又壞掉 !!! 幸好備份檔案離這不遠
然而同樣的事情 又再次發生 也是同樣的在跟學長說完話回來之後!!!!!
我們只能說 "網路真不是我們的好朋友"
眼看天就要亮了 進度卻一直停留在 90% 大家越來越擔心 第二個淵仔難道又要降臨!!! 天亮了 小茗開了實驗室的門走了進來 並且宣布放棄 ..
所有人疲倦的看著彼此 忽然不曉得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的堅持得到了什麼 .. 小茗疲倦的倒在沙發床上 睡著了
幫他蓋了外套 我們也各自回家梳洗 再來實驗室 .. 騎車回家的路上 跟 4月10號那天一樣 路上都是溼的 下過了雨 天是灰的 我也默默的滴下眼淚 .. 我真的不懂我們的努力堅持 為何會換來這樣無情悲慘的命運 .....................
這次的失敗再度重挫 MSIC 實驗室 !
老師認為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不管是網路 工作站 或是軟體 通通要大整頓 畢竟實驗室經不起這一再的摧殘 !
(整個五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 大家都很匆忙的為了工作站而奔波勞碌) 尤其是孟*、凱*、旗哥、*輝 辛苦的幫大家重建良好的工作站環境 ! 老師很貼心的答應 tape out 時間不影響口試時間 所以淵仔又燃起一線生機

他要做的 就是在六月五號之前 將 layout 完成 ~
有了全新環境的工作站 那些靈異的問題應該再也不會出現了 !!! (就這樣淵仔一邊寫論文一邊畫 layout 約莫經過了十幾天 進度:類比完成 數位ing)
(場景五 MSIC 小實驗室 時間5月27號晚上七點)
淵仔仍然進行自己的數位部份 當他想要把整個類比部分 layout 檔打開的時候 竟然又開不了了 !!!
這真的很讓人崩潰 整顆 dac 類比部份畫完起碼也要好幾天(而且是不眠不日的畫) 如今檔案又壞掉 是要再度宣告6月5號這一梯無法下線嗎 ?!!!
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 淵仔將這件事告知了老師 ..
老師大發雷霆 ! 很生氣 並且也明確的告訴淵仔 他無法兩年畢業 淵仔收起之前痛苦的心情 他似乎已經麻痺了 ..
這對我們有情有義軍團而言 又是一大挫敗 ..
然而 我們卻怎樣想也想不到 事情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 (不是三立說的趙*銘見了檢察官後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三百六十度等於沒轉阿=.=) "范范跟小耿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這並非再是工作站的問題 這一定有鬼!"
(場景六 MSIC 小實驗室 時間 5月29號早上十一點) 老師要公司的陳先生來幫忙看情形 看了之後的結論是 .. "工作站被入侵" ! "難道是駭客嗎?!" "駭客是透過公用電腦連到工作站 然後將檔案損毀!"

然而范范跟小耿卻不認為是駭客所為!!!!!
因為早在檔案毀損那一天 ( 5月26號禮拜五晚上十點左右)
他們就察覺有異樣 ..
那時候剛 meeting 結束 所以大家都在大實驗室裡 聊天講話 我本人則是在看NBA 哈哈 但是大胖卻一直往復的在大小實驗室走來走去 (雖然他很常走來走去) 可是他的頻率已經多到他們倆覺得很詭異的境界了 .. 於是他們懷疑這應該是自己人搞的鬼 ! 其實說穿了 就是覺得是"大胖" 因為檔案被毀損是十點左右 然而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離開實驗室是十點多 所以如果是用公用電腦 那肯定是那時候在實驗室的人 或是駭客 !!! 但是那時候有去小實驗室的 就只有大胖一個人!
范范與小耿提出了他們的質疑 但卻被我們碩二其他四個人反駁 .. "最好有人會想搞自己在實驗室兩年的同學啦"
但他們倆還是組成了真調會 ! 講的好像很厲害一樣 ..
他們決定用 iRecovery 將公用電腦被刪掉的檔案救回來 ! 這樣就可以知道究竟是不是有人把壞的檔案傳到公用電腦 再連到工作站進行破壞! 但這種愚蠢的舉動 看在我們眼裡 真的是吃飽沒事幹 !!
范范還在深夜的時候丟我 "我肯定就是大胖" "你沒看見他怪異的舉動" etc..
我說 "你們先入為主觀念太重" "大胖不是那種人" "打死我也不相信是他幹的"

(禮拜三端午節 真調會成立第三天)
案子持續發燙 真調會依舊沒有證據 只有一堆推論 遜斃了 由於范范不敢作出 "如果不是大胖我就剁龜頭" 的承諾 所以更加沒人相信他真調會會長的話 但他跟小耿仍然是想盡各種辦法找證據 ..
(場景七 MSIC 實驗室 時間 5月31號端午節晚上十點) 我與淵仔、范范、小耿 在實驗室 寫論文跟做研究 .. 最近他們倆都在忙真調會的事忽略了進度 我跟淵仔也受影響沒寫到啥論文 趁晚上思維比較充足的時候 來認真一下吧 ..
就這樣 一直到晚上一點二十分左右 我們才離開實驗室 !
(場景八 麥的家 時間 6月1號早上十點)
淵仔丟我 msn "大胖的 layout 檔案也壞掉了!!!!!!" "老師很生氣!!!!" 一般人看到這 大概會想說
"媽的這什麼腦殘實驗室 乾脆都不用下線算了 I 什麼 C 什麼設什麼計阿!!" 但是 我卻有一股很強烈的念頭直衝腦門 "難道大胖真的是兇手" 因為這真的讓我有種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
到了實驗室 淵仔說 是從范范的電腦 連到工作站 然後把大胖的檔案損毀!! 范范的電腦 !!!!
這下子倒好了 真調會會長變成兇手嫌疑犯之一了 多麼油膩的諷刺阿!!!!
20, Jun 2006 02:47

我看到范范的眼神 透露著超級無奈的模樣 我知道 他也衰到了!! 老師認為他沒關電腦讓人有機可趁也有錯 !
可是那個想法 還是一直徘徊在我的腦海裡 "大胖是兇手??!!!!" 想起來也很可笑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 我死也不相信大胖是兇手 還掛保證咧!! 現在我倒懷疑起他來了 !
(以下是我跟淵仔接下來的對話)
麥: "你記得我們昨天幾點回家嗎?"
淵: "大概一點左右吧"
麥: "工作站幾點被入侵" ==> "也就意味范范的電腦幾點有駭客入侵"
淵: "一點四十"
麥: "檔案幾點毀損"
淵: "兩點左右"
麥: "我覺得不是駭客作的 深深覺得"
麥: "因為我不相信一個駭客會駭進兩部不同的電腦針對兩個不同的對象進行幾十個資 料裡面同一個資料檔案的毀損!"
麥: "所以如果不是駭客 就表示 昨天晚上一點四十分 有人正在實驗室使用范范的電腦!! "
麥: "也就是說 我們離開之後 兇手回到實驗室 使用電腦!!!!!!! 所以是自己人搞的!!!!!!!!!" 麥: "我們約范范一起去系辦調錄影帶出來看!!!!"
之後我與淵仔范范三人 請求了許多人的幫忙
終於順利的可以調錄影帶出來看 ..
凌晨兩點二十分 "大胖出現在回家必須搭乘的電梯口"
看到錄影帶的同時 我無法形容我們三個人的心情
那是一種 驚訝 背叛 欺騙 心碎 不敢相信交雜而成的感覺
難到兇手真的是他 !!!!!!!!!
調錄影帶之前我說"如果兇手心機夠重 他會坐遠邊的電梯到九樓 然後走樓梯到十樓"

(距離我們實驗室外面就有電梯與樓梯 另外遠邊也有) 蔡先生直接換另一部機器調遠邊樓梯的監視器
"一點左右 大胖出現在九樓與十樓的樓梯間徘徊!"
這再任憑誰來解釋 也沒有人會相信他是無辜的了!!!
那時候我們還沒離開實驗室 難道他就一直待在那裡等我們離開 ? 於是調大門的錄影帶出來看 原來他十二點四十八分 就已經到電機系館了!!!! 事實擺在眼前 一切的一切都證明小耿與范范是對的!! 我們無話可說.. 我想他大概是害怕自己被抓到 就趕快把自己搞成也是受害者 好脫離被懷疑的名單 卻沒想到 這一步 卻是讓我開始確定他是兇手的可能!!
下午老師出現在實驗室 為了這件事而來 老師懷疑是自己人做的 所以呼籲兇手出來自首 就不追究 不然就要報警 !!!!
之後 老師默默的得知錄影帶的事情 (老師與蔡先生非常熟稔!) 不過還是靜待有人出來自首 ..
(場景九 老師辦公室 6月2號下午四點半)
老師把淵仔 范范 叫進去 就在說話的同時 老師發現了一張謎樣的 A4 寫滿密密麻麻的

然後把大胖單獨叫進去 約莫過了十分鐘 淵仔也被叫進去 .. "看樣子事情終要水落石出了"

又過了十分鐘之後 淵仔出來了 臉上盡是哭鬧過後的神情 .. 他沒說話 但我知道 兇手真的就是大胖了 ..
他承認了 並且帶著毫無悔意的態度向淵仔道歉
之後 meeting 的時候還會笑 ..
據老師的說法 他可是一點悔意都沒有 ! (謎樣的 A4 則是他自首的藉口) 他大概以為他爸是大學教授 跟老師合作過 有靠山 所以不會被怎樣 就因為他一個人 讓整個實驗室這幾個月來 腥風血雨 不得安寧 就因為他一個人 讓淵仔這段期間 生不如死 其他人一起賠進去痛苦 回頭想想 這段期間有說有笑 一起唱歌吃飯幫他慶祝生日 都顯得出他是一個多虛偽 多冷血 多過份的一個人 !
回想起一切的一切 都是那麼不謀而合 沒有人會想要防一個在自己身邊當兩年同學 一起熬夜辛苦的人 這真的是很諷刺的鬧劇 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 !
................................
以上
公布別人的姓名不太道德 不過我覺得對於機車的垃圾總要給他留下點東西不可 文章的孫大胖 名字叫做孫廷瑋現在這個敗類人在台大電子所博士班吳安宇實驗室裡面 老爸孫台平是前南開科技大學校長 弟弟孫廷瑜之前在富智康工作烙跑還被公司告
評鑑面試公司
公司名稱 *:
職稱 *:
面試日期 *:
上班地點 *:
每月薪資 *:
是否滿意面試流程:
接待人員態度:
接待人員應答滿意度:
您與此工作所需技能的契合度:
面試官態度:
面試官事前準備:
面試官專業度:
面試官應答滿意度:
公司環境滿意度:
公司徵才積極度:
綜合滿意度:
給公司的建議/心得:
設定修改密碼:
驗證碼: